瀏覽人次:free web page counters
政大十景

國立大學法人與政府間之關係

政大法律系教授兼公企中心主任

董保城

一、序言國立大學法人化之社會背景與必要性

 

我國目前在政府組織再造方面,係朝向去任務化、地方化、法人化、委外化方向推動,法學界就此多有討論,社會則有兩極評價,且不乏各種疑慮。而在立法推動上,原屬教育部下屬機關之國立中正文化中心,「國立中正文化中心設置條例」第2條明定其為行政法人,此為我國首見且係僅見之行政機關法人化立法例。然由行政院提出之行政法人草案受挫於立法院,遲遲無法順利通過觀之,此方向之改革推動,整體而言並不順遂。至於國立中正文化中心行政法人化制度固然已經上路,但其效能如何,容待實施相當時間後,方能見其真章。

在「國立大學法人化」的醞釀及推展上,其實早於民國75年由臺灣大學學生推定之改革運動中,即已被提及。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於民國76年提出 之「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對於提升高等教育品質方面,除賦予大學人事與經費較高的彈性及自主權外,在國立大學之組織地位上,亦主張國立大學應法人化方向規劃,並釐清大學與教育部之互動為外部監督關係。民國78年立法委員尤清、林時機提出之大學法修正草案,復賡續推動國立大學法人立法化,惟斯時,教育部係採反對之態度。學者則不乏認為如國立大學能法人化,使國立大學得自國家教育行政科層體制獨立出來,與國家取得適當的安全距離,較能確保大學之自治。

基於前述行政法人化改造之思潮,行政院於民國92617日送立法院審議之大學法修正草案,即增列「行政法人國立大學」專章,採「國立大學行政法人化」之雙軌漸進改革方式,使適合行政法人運作之國立大學,經徵詢高等教育審議委員會與該國立大學之意見後,報請行政院核准,使其取得行政法人資格,至於未經核定,尚未取得行政法人資格之國立大學,仍依原相關規定辦理。不過,前述專章,各界多有批評,且於民國94118日之立法院朝野協商中遭到完全刪除。

而歷經大學公法人化及行政法人化二波大學改革風潮,其實對於國立大學法人化之論辯,已發生質變的現象。蓋大學本於學術自由及大學自治之憲法制度性保障之精神外,大學法人化所著眼者,乃使取得法人資格之國立大學人事及財務,從傳統官僚層級管制獲得鬆綁,並由該大學自行依其特殊性建構一套具有彈性、自主之制度,以提升該大學之國際競爭力。此與一般行政機關行政法人化之設置動機及目標係組織瘦身、分權化、行政減量、效率提升,及行政法人欠缺成員組成的特質,暨不享有自治權等,在憲法學理、基本人權保障、主體性體質、立法政策上並非全然相同。是以,國立大學法人化的過程中,其與國家間之關係,面臨國家任務分配之一體性與經營管理之開放性間的角力,以及憲法對於學術自由的保障交互影響下,如何定位國立大學法人與國家間的關係,成為國立大學法人化的最重要課題。

 

二、國家對機關之監督關係

 

1.典型的行政監督

 

國家作為公法人,建立一套嚴謹的行政科層體制,為維持行政一體的特性並為達成行政效率的目標,上級機關對於所隸屬之下級機關得為全面性的監督。這種行政權內部的自我審查機制,形式上觀察,係為實現「法治原則」中依法行政原則,以保障人民權利,深一層來看,尚有實現「民主原則」中責任政治的意義。詳言之,行政體系藉由上級機關對下級機關之監督,不只是控制行政行為不至於偏離法秩序,尚有貫徹法秩序內之政策決定,藉由監督關係向更上級機關負責,依序向上推至極限,向國會及人民直接選舉產生之國家元首負責,並透過國會及國家元首的定期改選,使國民全體的總意志能夠隨時經由行政權內部之自我審查制度,反映在國家行政權的實際行使上,維持民主正當性之連續不斷。

從而,上級機關對於所隸屬之下級機關從事典型的行政監督,是源自於憲法法治原則與民主原則之要求,因之,典型的行政監督是一種全面監督,不只是合法性的監督,還包括合目的性的監督。下級機關在典型的行政監督之下,並無保留其自行決定的法律空間,在同一公法人(行政主體)之內,下級機關僅為公法人延長的手臂,所從事的行政行為均應由公法人的上級機關作決定。行政監督所採取的監督方法,是以內部行為方式,例如:視察、訓示、命提供報告、撤銷或停止下級機關的某項行政行為等等,均屬之。至於下級機關對上級機關之監督手段不服,基於法主體密閉理論,下級機關並無獨立之法人格,對於公法人內部之監督僅能依據上下科層體制逐級申復,並無提起訴願或行政訴訟之可能。

 

2.國家對地方自治團體之監督

 

地方自治是間接的國家行政,屬於一種垂直型的分權設計,意味著地方行政從國家行政領域中分離出來,具有相當的獨立性,不再是行政科層體系下行政一體的上下級機關監督關係。地方自治的要求來自於憲法對於地方自治之制度性保障,地方自治團體具有地方事務之自治權,一方面就地方事項制定規章並執行之權限,另一方面具有自主組織權,為獨立之公法人,與國家(公法人)間應屬於平行的地位,而非如同一公法人內互相隸屬機關的上下監督關係。地方自治團體雖然具有自治權,但終究非國中之國,為維持國家之統一性,地方自治團體仍應為憲法效力所及,是以,從憲法觀察國家與地方自治團體間之關係,應屬一種自治監督關係,一則得藉此維持國家與地方之聯繫,二則維持國家統一性,三則藉由監督關係保護地方自治的順利運作。

國家對地方自治團體之監督,一般分為立法監督、行政監督、司法監督、考試監督與監察監督等五類;以本文所關係的行政監督類型觀察,存有「法律監督(Rechtsaufsicht)」與「作業監督(Fachaufsicht)」兩種類型。所謂法律監督,係指合法性監督,其目的為維持國家法秩序的合法狀態,是以,國家對地方自治團體為法律監督,僅能審查地方自治團體有無履行法定之義務?是否遵守法律之界限?至於地方自治團體所作成之決定內容是否妥適,則非法律監督的範圍。又本文所稱之作業監督,一般均稱為專業監督,包括合法性監督及合目的性之監督,亦即國家對地方自治團體之作業監督,除地方自治團體之決定是否符合法律規定外,尚能審查到該決定是否妥適。然而國家進行適當性的監督,並非以主管事務的專業性作唯一考量,而是近似於一種全面監督的型態,若稱之為專業監督,恐誤認為國家以專家身份所為之專業事務監督,宜稱之為作業監督較妥。

地方自治受憲法制度性保障,是以憲法直接規定而受保障之自治事項,應不受行政監督;法律所賦予之自治事項,應受國家之法律監督;至於國家之委辦事項,國家則可進行作業監督,包括合法性監督及合目的性之監督。至於國家得採取的監督手段,概可分為事前監督與事後監督二種:事前監督包括國家機關對地方自治團體指示權(Anweisungsrecht)、參與權(Mitwirkungsrecht),事後監督則包括國家擁有資訊請求權(Informationsrecht)、駁斥權(Beanstandungsrecht)、代履行(Ersatzvornahme)以及解散地方議會等手段。地方自治團體如對監督手段不服,應如何救濟,應分為自治事項或委辦事項而論:國家對於地方自治事項之監督,業已侵害地方自治團體基於自治權之公法上權利,是以,該等監督手段應屬行政處分,地方自治團體得對之提起訴願、行政訴訟;至於國家對於委辦事項所為之作業監督,因為地方自治團體於委辦事項並未具有受到法律保障之法律地位,僅能認為該等監督措施為一種行政內部的指示,除內部申復外,不能提起訴願、行政訴訟尋求救濟。

 

三、國家與國立大學法人之評鑑關係

 

1.國立大學法人之設置目的

 

教育是國家給付行政之一環,大學提供人民高等教育及發展學術研究,不僅可提升整體國民之文化素養,更有助於提升國家文化及科技之進步,因此,由國家設立公立大學更為國家教育高權給付行政上所不可或缺之文化國家「公任務」(öffentliche Aufgaben)。大學首重學術自由,學術自由作為憲法基本權,一方面可作為大學教師個人之防禦權,另一方面同時可視為是一「集體性基本權利」(Ein kolleftivers Grundrecht),成為大學本身作為權利主體所享有之基本權利,故可謂「大學之基本權利」(Grundrecht der Hochschulen)。基此,國立大學一方面執行國家教育高權的國家事務,一方面又屬於基本權利之權利人,在行政組織上應如何安排,憲法並無明文,在憲法別無限制之下,我國國立大學性質上一直屬於教育部底下的行政機關,屬於國家事務之執行機關,惟受憲法學術自由之保障,在法律規定之範圍內,仍享有自治權(大學法第1條第2項參照)。

國立大學是否法人化,並非憲法問題,因為從憲法的規定加以觀察,國立大學並無法人化不可否則即屬違憲之情形。近年來國立大學法人化的呼聲,主要是因為國立大學以行政機關的組織型態存在,難有彈性競爭力,是以期待藉由組織調整的方式,能夠達到人事、會計及經營模式三方面的鬆綁,由國家提供國立大學經營所需之必要與適當之經費,充分尊重大學教學研究方向和內涵的獨立自主權,同時讓大學有充分自主空間決定內部人事、財務及經營管理模式,達成績效課責的目標,強化國立大學的國際競爭力。由此觀察,國立大學法人化並非憲法問題,與地方自治團體受憲法制度性保障之要求,本質上即有差異。從而,毋寧將國立大學法人化認為係國家將高等教育之國家任務,藉由設立法人之方式,將人事、財務、會計與經營模式,授予該法人自主決定,以組織調整之模式,達到人事鬆綁、財務會計鬆綁以及經營管理模式鬆綁之目的。

 

2.國立大學法人與一般行政機關、地方自治團體之不同

 

大學擔負研究與教學,具有學術自由及大學自治之特殊性,屬於社會自治及受自由主義保障之人類生活事實(Lebenssachverhalt)及自治的生活事務領域(Die autonomen Lebens und Sachbereiche),不同於一般行政機關根據法律授予之權限,係以國家公權力為出發點之國家任務,從而,公立大學與一般行政機關在憲法地位上有其對立性差異,因此,即使公立大學未取得公法人地位,亦不能從組織法上輕率地將現行之公立大學營造物地位與行使公權力之行政機關等視,大學所擔負之國家任務更不能視為國家的一般「公法上之任務」(öffentlichrechtliche Aufgaben)。是以,在國家的行政監督上,顯然不可能對國立大學為全面性的監督,尤其是涉及學術自由的部分。

依通說、實務見解及現行大學法之規定,已確認大學享有自治權無誤,然大學之自治與地方自治團體之自治有下述之本質上差異:A.地方自治團體係一定地域之人民依據民主原則所組成之自治團體,為民主制度之產物,大學卻非基於民主理念所產生;B.學生雖屬大學成員,然與地方自治團體之地方居民有異,大學學生在校有一定求學年限,並重在使用大學資源,以接受教育作為未來在社會就業之準備;C.公立大學教師及研究人員之自主性及獨立性非源於民主選舉而係學術專業,故大學內選舉程序及選舉原則非受民主原則之拘束,只要符合學術之獨立自由即可;D.公立大學聘任教師雖屬大學自治行政之一環,惟其聘任標準不在教師之行政管理能力,而係其學術能力;E.大學之營運經費,尤其係公立大學主要來自國家編列之預算,因此欠缺財政自主權。綜上所述,國家對於地方自治團體之監督關係,應屬水平的公法人對公法人監督,區分為自治事項之法律監督,與委辦事項之作業監督。國立大學法人雖亦屬公法人,但其性質與地方自治團體有異,並非屬水平式的監督關係,而應屬後述之評鑑關係。

 

3.國家與國立大學法人間應屬評鑑關係,而非監督關係

 

國立大學法人化,並非憲法要求,而是政策上的需要,亦即在強化績效管理、提升競爭力的目標下,以組織調整的方式,達成人事、財務、會計、經營管理模式等事項之鬆綁,使國立大學在教學、研究以及發展上能夠更為靈活。職此,國立大學雖然法人化,但仍負擔國家高等教育行政事務,仍屬國家行政之一環,僅僅人事、會計與經營模式等事項,由國家移轉國立大學法人自主負責。從而,國家與國立大學法人間之關係,亦應本於經營模式鬆綁、提升競爭力等目的予以考量,與傳統上級機關與下級機關間隸屬關係不同,亦與國家與地方自治團體間之監督不同,而是著重在績效評估與效率評鑑之監督關係上,無法以監督之概念來理解。因之,國家與國立大學法人間之關係,並非監督關係,而是績效評鑑關係,本文即以「評鑑」代替「監督」,顯示其與地方自治團體之監督有別。

國家與國立大學法人之評鑑,著重在國立大學法人經營管理之績效,評鑑之內容則是相關法律(例如:國立大學法人設置條例)所明文規定者。而國家與國立大學間之評鑑關係,參考日本國立大學法人化的經驗,係由幾個部分共同構成:A.第三者評鑑制度:由國家(教育部)在內部設置「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委員會」,依國立大學法人設置條例對各國立大學法人進行評鑑,該委員會之委員由教育部部長就著有學術聲望、對教育富有熱誠之人士任命之,採任務編組方式,以第三人之立場公正客觀的對國立大學法人進行評鑑。B.校外人士參與:國立大學法人設置理事會,理事由校長任命,必須有一定比例的校外理事參與;另外,如前所述,大學人事、會計與經營模式均由國家讓渡予國立大學法人,是以,參考日本國立大學法人化的經驗,國立大學法人應於校內設置經營協議會,由二分之一以上之校外專業人士參與,從企業管理、績效觀點對資源作最有效的利用,並使大學不致與社會脫節,成為學術的象牙塔。C.資訊公開:由於國立大學法人主要財源為國家預算,因此具有極高之公共性,對於社會負有說明責任。因此,國立大學法人之年度計畫、財務內容、經營管理等資訊,以及關於大學入學或學習資訊,畢業生的就職情況,甚至大學研究課題等相關資訊,國立大學均應積極向社會大眾提供,藉由資訊公開之方式,促進公眾的參與。

 

四、國立大學法人之評鑑

 

1.教育部「國立大學評鑑委員會」

 

國立大學法人之評鑑方式,係於教育部下設置「國立大學法人評價委員會」,負責國立大學等業務績效之評鑑,以作為國立大學經營層面的整體評價。參考日本國立大學法人法及相關政令之規定,國立大學評價委員會由委員20人組成,教育部長就社會中具有企業經營管理長才及教育學術聲望卓著之各方碩彥選任之,委員均屬兼任,任期為2年,可連任。委員長由委員互選之,委員長綜理會務,並代表國立大學評鑑委員會。

國立大學評鑑委員會作為教育部對於國立大學法人之專業評鑑機構,如套用前述行政監督之用語,國立大學評鑑委員會對於國立大學法人之監督,才真正可稱為係「專業監督」。評鑑委員會應參與教育部長所作成之決定,教育部長對於評鑑委員會之建議,應予採納,以收專業評鑑(監督)之效。詳言之,教育部訂定中期目標前,應聽取評鑑委員會之意見;各國立大學法人提出中期計畫送教育部審核,教育部長為認可前,應聽取評鑑委員會之意見;各國立大學提出年度計畫送教育部備查,教育部長應聽取評鑑委員會之意見;各國立大學於年度結束送交業務報告書時,應由評鑑委員會作成評鑑報告,教育部長應依據評鑑委員會之意見,作為次一年度補助款分配之參考。

除此之外,評鑑委員會就特別事項之調查審議,於必要時得設置臨時委員;就專門事項為調查時,得設置專門委員會。評鑑委員會為議決時,應有委員過半數之出席,出席委員過半數之同意。評鑑委員會為國立大學法人各事業年度的業務績效作成評鑑報告時,評鑑委員會應將評鑑結果通知各國立大學法人,並公告之。在評鑑結果為通知前,應給予各國立大學法人意見陳述的機會;如國立大學法人有陳述意見時,應併同該意見的評鑑結果為通知以及公告。

特別提請注意的是: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委員會所作成之評鑑,僅係整體大學評鑑系統之一環,主要是針對教育部訂定之中期目標、國立大學法人訂定之中期計畫與年度計畫、以及國立大學法人設置條例之規定,所作成之績效評鑑。而大學整體的評鑑系統尚包括大學內部的自我評鑑、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所作成之學術評鑑等等,與國立大學法人之評鑑一併構成完整的大學評鑑系統。尤其是學術評鑑部分,可能關係到憲法對於學術自由之保障,以及大學的學術自由基本權利,允宜更為謹慎,而非國立大學法人績效評鑑的主要範圍。從而,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委員會針對經營績效作成整體評鑑結果之前,得依據中期目標、中期計畫與年度計畫,參考大學自我評鑑或學術評鑑之結果,形成綜合的評量。

 

2.中期目標

 

中期目標為教育部長所訂定,參考日本國立大學法人法,中期目標的期間訂為6年,作為6年間各國立大學法人應達成業務經營的目標。教育部訂定之中期目標,係為實現各大學的基本理念與長期目標的一個步驟,在6年間所應達成的目標。此一中期目標除了具有大學擬定中期計畫時的指針作用外,同時亦作為大學評價的基準。教育部在訂定中期目標時,同時必須先聽取各國立大學法人之意見,並於作成決定前,聽取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委員會之意見。另外,為促進公眾參與,教育部訂定中期目標後,除了通知各國立大學外,並應向社會大眾公告,變更中期目標時亦同。

教育部訂定之中期目標,參考日本國立大學法人法第30條第2項之規定,其內容應包括:A.提升大學教育研究品質的相關事項;B.業務經營的改善與效率化的相關事項;C.財務內容改善的相關事項;D.關於教育研究以及組織經營的狀況,應自行檢點以及評價,並就關於該當狀況之資訊提供相關事項;E.其他業經營相關事項。

 

3.中期計畫

 

教育部將中期目標通知國立大學法人後,國立大學法人即應擬定為實現該中期目標所需之中期計畫。中期計畫係為實現中期目標的具體計畫,同時亦作為教育部分配補助金等相關預算的計算基礎,亦屬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委員會在評鑑中期目標之達成程度時,所依據之具體要素。國立大學法人擬定中期計畫,應送請教育部審查,經教育部長認可後,方得訂定年度計畫,據以實施。因為中期計畫係就中期目標期間之預算,為妥善運用之計畫,是以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委員會亦應對各國立大學法人補助金的分配,表示其意見,教育部長在認可國立大學法人所提之中期計畫前,應先聽取評鑑委員會之意見。

教育部長於聽取評鑑委員會之意見後,認為中期計畫並無法實現教育部所訂定之中期目標,或執行上確有困難之情形時,得命國立大學法人變更其所提出的中期計畫。國立大學所擬定的中期計畫,除係中期目標之具體達成計畫,以及預算編列依據之必要事項外,也是國立大學法人對社會表示其經營發展的遠景與理念,因此應儘可能就實現中期目標所需的數值目標,以及目標達成之期程為具體的計畫。是以,國立大學法人所提出之中期計畫,經教育部長聽取評鑑委員會之意見,予以認可時,國立大學法人即應立即公告其中期計畫。又中期目標與中期計畫,當然有相互密切的關係,特別是大學的教育研究部分,教育部應儘量尊重大學的自主決定。

參考日本國立大學法人法之規定,中期計畫的具體內容應包含:1.為了達成提昇教育品質的相關目標所應採取的措施;2.為達成業務經營的改善與效率化相關目標所應採取的措施;3.預算(包含人事費),收支計畫,以及資金計畫;4.短期借貸之限額;5.重要財產的讓與,或者是要提供擔保時的計畫;6.剩餘金之用途;7.其他法令所規定的相關業務經營事項。在此所謂剩餘金,係指國立大學法人於每個事業年度終了,損益計算產生利益時,首先應填補前事業年度之損失,如有剩餘之餘額,稱為剩餘金,原則上應充作國立大學法人之積金;但國立大學法人得於中期計畫訂定剩餘金之用途,該中期計畫經由評鑑委員會審核通過後,國立大學法人即得於計畫期間,依計畫之規定利用剩餘金,而無須充作積金。

 

4.年度計畫

 

國立大學法人所擬定之中期計畫,經教育部長認可後,即應基於中期計畫,訂定各事業年度相關業務經營計畫,稱為年度計畫。各國立大學法人於訂定年度計畫後,應送請教育部報備,教育部長於核備前,應聽取評鑑委員會之意見,以收專業評鑑之效。年度計畫一方面作為國立大學法人執行中期計畫的細部計畫,另一方面作為評鑑之依據。是以,事業年度終了後,國立大學法人應製作業務報告書,送交教育部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委員會,評鑑委員會即據此對該國立大學法人進行評鑑,審查該年度之業務是否達成其所提具之年度計畫、中期計畫,業務之進行是否符合教育部所訂定之中期目標。評鑑委員會於評鑑時,應聽取國立大學法人之意見;在為學術方面之評鑑時,應聽取學術評鑑委員會所作成之學術評鑑之結果,並尊重該意見。評鑑委員會應依據業務報告書,作成評鑑報告,該評鑑報告應通知國立大學法人,並公告之,以促進公眾參與。評鑑結果將影響下年度補助款之分配,教育部長於決定補助款時,應參酌評鑑委員會之評鑑結果。

 

五、國立大學法人之組織

 

1.理事會

 

日本國立大學法人採取理事會制,主要目的有二:強化校外人士的參與,以及建立以校長為首的責任體系。詳言之,理事會由校長與校長所任命之理事所組成,當校長要決定對教育部所提出的中期目標意見、中期計畫內容、以及年度計畫等相關事項,或是預算的訂定與執行等等,都必須先和理事會討論。理事由校長選出及任命,人選所需具備條件與選考校長相同,必須要人格高尚、學術聲望卓著,具有能力在大學中適當而有效的營運教育研究活動者。國立大學法人校長於任命理事後,必須立即通知教育部長,並將人選名單對外公告。

應經理事會討論之事項有五:A.國立大學法人對於教育部所訂定中期目標之意見,以及年度計畫相關事項。B.國立大學法人應得教育部長認可或同意之事項。C.有關預算之編製、執行與決算事項。D.有關國立大學學院、學系等重要組織之設立或裁撤事項。E.其他理事會所決定之重要事項。理事會由校長領導,集體對於校務經營與發展負責,國立大學法人之經營成敗,則由校長以及理事會負全責,使權力與責任能夠相對。

 

2.監事

 

參考日本國立大學法人法之規定,國立大學法人設監事2名,由教育部長任命,負責監督國立大學法人之業務。在財務會計上,國立大學法人於事業年度終了,所製作之業務報告書、財務報告書及決算報告書,均應由監事加以審查。監事於必要時,得向校長或教育部長報告其監察之結果。由此觀察,監事係教育部選任派駐國立大學法人之監督機關,是以,有學者將監事之監督稱為「內部監督」,教育部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委員會之評鑑稱為「準外部監督」,而審計部之審計監督則稱為「外部監督」,可資參照。

 

3.經營協議會

 

國立大學法人化,係政策上為強化績效管理、提升競爭力,以組織調整的方式,將人事、會計與經營模式等事項,由國家移轉國立大學法人自主負責,已如前述。關於人事、會計方面之課責體系,係由國立大學法人制定相關章則,作為審核之憑據,至於經營模式的決定,則由國立大學法人設置經營協議會負責。經營協議會的設置,除了引進專業經理人進行企業化經營管理外,尚有強化校外人士參與的功能。詳言之,經營協議會是國立大學法人審議經營相關事項的重要組織,由校長、校長指定的理事、校長指定之職員和校外公正人士所組成。經營協議會之校外委員人選,需參考後述教育研究評議會的意見後,再由校長任命之,其人數必須占經營協議會總人數二分之一以上。藉由校外專業人士之參與,一方面藉助企業管理長才的社會碩彥參與大學經營,以符合績效管理;另一方面則由校外人士確認大學之營運,將社會大眾之意見反映於大學營運上,促進公眾參與。

參考日本國立大學法人法之規定,經營協議會設置議長,由校長擔任。議長負責主持經營協議會。經營協議會負責審議之事項有:A.中期目標之相關事項中,關於國立大學法人之經營管理事務者;B.中期計畫和年度計畫之相關事項中,關於國立大學法人之經營管理事務者;C.會計章則、理事報酬和退職津貼之給付標準、職員工資之給予和退職津貼之支付標準及其他有關經營管理事務之重要規則;D.預算之編列、執行和決算相關事項;E.組織和營運情形之自我評鑑事項;F.其他有關國立大學法人經營管理事務之重要事項。

 

4.教育研究評議會

 

教育研究評議會負責審議有關國立大學法人學術研究之重要事項,由校長、校長所指定的理事、重要學院、系、所之主管,以及由校長指定之職員等所組成。是以,教育研究評議會純由校內人士組成,彰顯學術自主的性質。參考日本國立大學法人法之規定,教育研究評議會設置議長,由校長擔任。議長負責主持經營協議會。經營協議會負責審議之事項有:A.中期目標之相關事項中,關於國立大學法人之經營管理事務者以外之事項,亦即非屬經營協議會審議之事項;B.中期計畫和年度計畫之相關事項中,關於國立大學法人之經營管理事務以外之事項,亦即非屬經營協議會審議之事項;C.與教育研究上相關的重要規則之制定、修改與廢止;D.關於教育人事之相關事項;E.關於共同研究計畫之招募與方針之選定,以及有關共同研究之實施計畫等事項;F.關於規劃研究所教育及其他大學教育之協助事項;G.教育研究之自我評鑑事項;H.其他有關國立大學法人學術研究事務之重要事項。

 

5.校長

 

校長代表國立大學法人,綜理校務,組成理事會,對國立大學校務營運之成敗負全責。參考日本國立大學法人法之規定,校長係由校長選任會議所選出,由教育部長任命。校長選任會議的成員,則分別由經營協議會與教育研究評議會中選出,現任校長與理事亦可擔任委員,惟理事會之人數不得超過總數三分之一。校長選任會議設置議長,由委員互選產生,議長主持校長選任會議,選任之相關議事規則及其他相關事項,由校長選任會議制定之。日本國立大學法人法對於校長資格並無詳細明文,只要求需具有高尚的人格,優秀的學識,擁有能對大學教育研究活動做適切且具效果之營運能力。校長任期為二年以上,不超過六年為限,由國立大學法人制定相關規則決定之。

 

六、國家與國立大學法人關係之綜合說明代結論

 

1.國立大學法人之運作,應分為教育研究事項與經營、財務、人事事項兩大類

 

國立大學法人化,並非憲法上之要求,而係政策上將人事、會計與經營模式等事項,由國家移轉國立大學法人自主負責,以強化績效管理、提升競爭力。是以,關於經營、財務、人事部分,在國立大學法人中設置經營協議會負責審議,藉由校外經營管理長才,著重於執行績效;關於教育研究部分,則是憲法上學術自由保障範圍,國立大學法人設置教育研究評議會負責審議,由校內學術主管代表形成學術自由之領域。

 

2.國立大學法人內部監督模式

 

國立大學法人設置監事,監事由教育部部長任命,負責監督國立大學法人,並得向校長及教育部長報告監察之結果。

 

3.教育部對國立大學法人之準外部監督(評鑑)模式

 

教育部設置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委員會,以及學術評鑑委員會(暫稱),分別負責經營管理以及學術研究方面之評鑑。就前者而言,由於國家將經營模式、財務會計與人事制度,授予國立大學法人,是以國立大學法人評鑑委員會對於該等事項之評鑑,必須依據國立大學法人所擬定之中期計畫與年度計畫,觀察業務年度終了所提具之業務報告書,加以評鑑。如當中有涉及學術研究評鑑事項,則應聽取財團法人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之意見,並予尊重。

 

4.國家對國家大學法人之外部監督(審計監督)模式

 

國立大學法人營運所需經費,有相當部分是國家所提供之補助款,從而,國家對於該筆款項之運用,應有審核之權限。但是,基於國立大學法人財務會計鬆綁之目標,國家審計單位對於國立大學法人之審計監督,所依據者應為國立大學法人內經營協議會所制定之財務會計章則,而非僵硬之公務預算、決算編列,如此方能達到財務會計鬆綁之目的。

 

5.國立大學法人之人事制度完全鬆綁

 

國立大學法人由校長領導之理事會負辦學成敗之責,是以,關於大學人事之安排,應由校長為全權之決定。至於人事制度之建立,原則上由經營協議會制定人事章則,但關於學術人事方面,則由教育研究評議會制定相關章則。校長應依據上開章則任用相關人事。

 


Copyright © 國立政治大學行政法人專題研究小組
請尊重智慧財產權,本網站文章圖表未經授權,請勿擅自複製使用。
通訊郵件:董保城教授